欢迎访问宝兴县纪检监察网!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今天是: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廉政文苑 >> 正文

夜阑人静口令响

 【发布日期:2019-05-29】 【字号: 】  【关闭此页

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 

“稍息,立正,起步走……”夜里十点钟,天刚下过雨,路上水洼塘一个连一个,或深或浅。

保安公司组织复训,妻子接受能力差,我怕她出洋相,私下里帮她辅导一下队列动作。

妻子50岁了,从小在农村长大,初中毕业就进了乡办厂,别说部队三大步伐,就是平常走路也没个正样,纠正起来相当吃力。

我是98年参加九江抗洪后转业回家乡的,她与我同年回来分在农机修造厂,刚开始在曲轴车间,一根曲轴几百斤,每天要洗几十根。车间是露天的,夏天蚊子多,手上全是油,没办法驱赶,只能硬着头皮任它叮咬,一个夏天下来,手臂上的皮肤比牛皮纸还要厚。冬天天气冷,干活一身汗,稍微停下来,冷风吹得透心凉。后来轮岗,调到翻沙车间开吊车,热浪夹着沙尘直往上涌,嘴和鼻子里全是黑粘粘的灰。

后来,妻子去保安公司应聘,当上了企业守门人。保安虽然不是警察,但警察的基本素质是必须具备的。比如,队列动作、服务流程。

“正步走,分解动作,一二,一二”。走正步说起来容易,但对50多岁的农村妇女来说,难度还是很大的。不到半小时,妻子额头上就出了汗,但她很认真。我拿出纸巾帮她擦汗。她没有停下来,双手仍保持着原先的姿势。

我曾承诺过,转业后帮妻子找个好工作,让她享享福。可十多年过去了,却无法兑现。在市人大机关工作16年,从秘书到法工委主任,现在调到市纪委监委当派驻纪检监察组组长。这些岗位都是监督人的,打铁必须自身硬呀!自己怎能不带头守规矩?说实话,我也希望妻子有个体面的工作,过上幸福生活,但是公与私之间发生冲突时,我只能牺牲亲情,只能委屈自己的家人。

“左手高一点,右手手腕不要往下钩。纠正三次了,还做不好!”或许是我态度不好,妻子回起了嘴:

“那年你参加演习,训练两个多月。一天夜里儿子得了急性肠梗阻,我骑着自行车往医院赶。因为天黑心急,我们娘儿俩摔倒在河沟里。为了护着孩子,我右手腕骨粉碎性骨折。每逢阴天下雨都钻心痛,这个动作,我不是不会,而是腕骨受不了……”

说到伤心处,妻子哽咽着哭了起来。听着妻子的诉说,我也忍不住鼻子一酸。

“抬头,收腹,目视前方……”我们继续练习起来,我的口令声在这个寂静的夜里,显得格外响亮。(黄柏林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