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宝兴县纪检监察网!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今天是: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廉政文苑 >> 正文

踏行莎草诗意浓

 【发布日期:2019-09-18】 【字号: 】  【关闭此页

来源:科技日报 

莎,这个淑女化的名字,有一种音乐的动感。轻轻喊上一声,就仿佛习习凉风吹来,草应和着风的节奏,发出“沙沙沙”的声响,密密匝匝。

假如按季节划分,这个季节,应是草的壮年时代。“野芳发而幽香,佳木秀而繁阴”,经过阳春的催发、盛夏的发酵,这秋日的草,经过风雨雷电的历练,呈现出壮年的盛大气象来,茎秆粗壮,枝繁叶茂,精气神十足。它们四处散发的清冽香味,或淡或浓,有草木灵魂的气息,洞入肺腑,清脑醒心,足以让你养眼养心、游目骋怀。

莎草,就在草的队伍当中。时进浅秋,莎草进入它的疯长期。它的形象鲜明,身材秀颀,坚挺地立于地面之上。单株望去,如袅娜的绿衣少女,摇曳于水湄之上。它的顶端,是倒伞状的花序,花序辐射开来,一朵朵淡黄色的小花,细细碎碎,簇在一起。远远看去,一蓬一蓬的,就像一把撑开的伞,在阳光的照射下,散发出纷乱的光芒。

莎草的茎,呈三棱形,异常浓郁的绿,给了许多孩子欢乐的斗草时光。

扯一根莎草的茎,两个孩子各持一端,用指甲小心翼翼地撕开一个口子,谨慎地往中间拉扯,如果相对的口子重合,三棱草断为两半,小孩子们则欢呼雀跃,认为这是两人友情使然。有人也以此“测算”天气阴晴。 另一种斗法,即用手从茎的不同方向撕开,可撕成一个较为完整的四方形框。谁的四方形框面积大,谁就获胜。很自然,用茎秆长而粗者,胜算率更大。

用莎草做游戏,则是折取一段莎草的茎,保留其顶端的伞状花序,双手用力搓动主茎,看到伞状花序张开,便迅速放开手,让茎径直飞向空中。这情景,有点类似儿童玩耍“竹蜻蜓”。

斗草游戏,泥土味十足,孩子们趣味盎然。可惜现在,有多少孩子能认识这些草呢?

莎草别名极多,古典的,如莎随、侯莎、水巴戟、夫须;文雅的,如香头草、香疙瘩、米珠子、雀头香、水香棱、状元花、喂香壶;粗俗的,如地毛、水蜈蚣、王母钗、回头青、隔夜抽、地沟草、缩缩草、猪鬃草、吊马棕、猪毛青。我最为中意的,是香附子这个名字。香附子,其实指的是它的根状茎,肥大,纺锤形,外皮紫褐色,有棕毛或黑褐色的毛状物。古人说:“莎,茎叶都似三棱,根若附子,周匝多毛,大者如枣,近道者如杏仁许,谓之香附子。”这个名字,立刻让莎草的形象高大而时尚起来。

就如那个词牌——踏莎行。

这个词牌,写的内容多是闺情艳歌,与宋代人寇准有关。暮春之日,寇准和友人去郊外踏青。文人雅集,素有“曲水流觞”、宴饮作乐的传统。春草融融,杂花乱树,渐欲迷人眼。寇准望着无限美景,想起唐朝诗人“踏莎行草过春溪”的诗句,触景生情,脱口吟道:“春色将阑,莺声渐老,红英落尽春梅小。画堂人静雨蒙蒙,屏山半掩余香袅。密约沉沉,离情杳杳,菱花尘满慵相照。倚楼无语欲销魂,长空黯淡连芳草。”这样的词句,略显香艳,略有春情,在文人宴饮时,最能挑动现场的气氛。乐工问词调的名字时,寇准欣然将之命名为——踏莎行。

秋来草木香,包括莎草,也有莎香的美誉,在草香的缭绕中,在与草木温情脉脉的对视中,让灵魂安宁恬静。学一学古人的范儿,濯足以忘忧,饮足以沉醉,且看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。(任崇喜)